短暂的春节假期已经结束,又复归忙碌的工作状态。我坐在办公室电脑桌前,一边苦思冥想,一边断断续续敲打着键盘。键盘声零零落落,很不协调,这意味着我的思绪无法连贯,时不时要卡壳一下。是的,我正绞尽脑汁写一份材料,一份供省级部门领导使用的讲话稿。

这是我第一次给省级部门领导撰写讲话稿,以我现有的视野和写作水平来说,着实是个挑战。以往,也给市级领导起草过讲话稿,但内容上终归都是自己所熟悉的业务,也没有太大距离感,写起来并不觉得生疏。这次完全不同。内容上,非自己所擅长的专业业务,综合性更强;层级上,非我目前所处的市级层面,而是更高一级,即要求站在全省这一高度来思考问题;语言组织上,因为对该领导并不熟识,甚至都没听过他的讲话,也没接触过他过去的讲话稿,所以根本无法揣摩领导讲话的语气和语调,以及用词习惯。都说处在什么样的位子想什么样的问题,想自己如何摇身一变成了省级领导,在大庭广众之下侃侃而谈。真是难以想象!!!

让下级一个小小科员以厅级领导的视野和思维来思考问题起草讲稿,说来实在不可思议,算得上体制里的一件奇葩事儿。不过于我而言,不管有多奇葩,都是一项工作任务,无可推脱。既然如此,就只能往好处想,权当一次练笔的机会。思考如何将中央的精神和省里的要求融会贯通,如何遣词造句才能符合省级领导的口吻。尴尬的是,我非学富五车之人,胸无点墨,政治觉悟也不高,搜肠刮肚也想不出几句“有高度”的词儿。怎么办?

写材料,是件像挤牛奶一般的功夫活儿。一头奶牛乳房丰盈时,你一揉一捏,香浓的牛奶就“嗞嗞嗞”地喷射出来,令人喜不胜收。倘若奶牛久未食草,乳房干瘪,任你有孙大圣的能耐也怕挤不出半点牛奶来。这时候,你越是使劲揉捏就越不得,徒增痛苦。我时常陷入这种痛苦的深谷,难以自拔!只恨自己儿时不用功学习,未能饱读诗书,真是应了一句古语,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!

这么一天下来,不知有多少脑细胞白白牺牲掉了,最终也只挤出七八百个字来,可怜至极!想着新年上班第一天,竟是这样一副景象,还真是令人沮丧。

其实,我办公室的书架上摆放了好些关于公文写作的书籍,但几乎都未曾翻阅,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,时间一久,便蒙上了一层灰。我“不好读”,实非自己懒惰。不知有多少次我逼迫自己捧起那些书来,但每每翻阅几个章节就无法继续。一方面,环境使然,时不时有工作任务要处理,更有杂事儿一堆,一天下来也翻不了几页书。这对搞文字材料的我来说,实在太痛苦了。有时思维正活跃,难得的思如泉涌,结果“砰砰砰”一阵敲门声,或是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,所有的思绪都灰飞烟灭了。说严重点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另一方面,是身体因素,记忆力大不如前,无法博闻强记,学生时可以大段大段背诵考试重点(老师常给我们划重点,这个真心要点赞),而现如今,一首简单的五言诗都记不全,再加上多年的耳鸣困扰,难以聚精会神专注于做某件事情,特别在阅读和写作方面,影响尤为突出。种种因素叠加,致使我很多时候望书兴叹。

毋庸讳言,我身处低位,工作经历和人生阅历有限,怎能揣摩得出上层人物是怎样思考问题,如何高瞻远瞩的?但既然接下这桩任务(没有选择余地啊),就只好想办法拔高自己的站位,“噌噌噌”,连升“五级”,这滋味,“酸爽”!对于壮志未酬的我来说,“站高位”(指思想上)的最佳途径便是博览群书、学富五车,如此方能“下笔如有神”。可这事儿又难以一蹴而就,得日积月累。

思前想后,实在没辙。正苦闷间,突然想起“天下文章一大抄”啊,不是有“度娘”(百度)帮忙吗?可网上搜来找去,发现都一套路,“假大空”,“水分”太多。这完全不是我的写作风格。放弃。呆坐电脑前,“穷途末路”的感觉。

临近下班,脑子依旧空白。嘚,下班回家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