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从何时起,手机和电脑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一有空闲,就从兜里拿出手机;一进办公室,第一件事就是开启电脑。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。互联网时代,我的大部分信息都是通过它们获取,我的大部分工作也都是依赖它们完成,远离它们,总感觉浑身不自在,好像这个世界就玩不转了。

突然有一天,我发现儿子也成了“低头族”[1],常要拿大人的手机玩。手机的吸引力已经超过了他的那些心爱玩具。他甚至可以开启我的笔记本电脑,然后自己打开视频网页乐滋滋地看着动画片。他今年才3岁,似乎已经适应了这个变幻无常的网络时代。

在晚上,我们一家人的状态非常一致,各自拿着一部手机安静地玩着。儿子看动画片,妻子看连续剧,我看电子书。彼此之间,几乎没有什么互动和交流。渐渐地,我发现他们不再那么熟悉了。突然之间,我莫名的害怕起来,惶恐、不安。那种隐隐的陌生感,令人窒息。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撕扯开那层隔在我们中间的面纱。但它缥缈不定、无影无形,我竟无从下手。

我极其无奈地意识到,自己已坠入网络时代下的亲情困境。这个困境由手机、电脑以及互联网组成,它轻而易举地在我们与父母、子女之间拉起一层纱布,甚至筑起一堵墙。它逐渐稀释着我们的亲情,乃至吞噬人性。

网络上曾热传过一段视频,一位当快递员的父亲没钱给儿子买IPhone7,竟被儿子堵在家门口罚站,被痛骂,甚至被逼着下跪[2]。无独有偶,有媒体报道,在马来西亚一商场内,一位妈妈当众向女儿下跪,求女儿别买苹果手机,因为穷,买不起,而那个不争气的女儿不但没去扶起妈妈,反而在大庭广众之下斥责自己的妈妈[3]。当你看到这样的画面,如何感想?心碎,心寒。十几年的养育之恩,竟然抵不过一部苹果手机?

还有一则新闻,发生在四川成都,一位绝望的母亲把沉迷于网游的儿子从网吧拽到江边,哭喊道:“你还上网,我这就跳河这就死。”这位母亲快速往江中冲去,一个暗流涌来,就被卷得无影无踪。随后,她的儿子也跟着跳了江。目睹了妻子和儿子双双投江自尽的父亲,挣扎着也要随他们而去(后被民警及时拦住)[4]。就这样,一个家庭散了,两条生命犹如薄纸般随江水东流去了。曾主张网吧向未成年人开放的我,沉默了;作为文化市场执法者的我,沉默了。

当你静下心来,回想与父母之间的关系,是否还如小时候那般亲密?他们的音容笑貌,是否还深深刻在你的脑海里,不被那些游戏画面、影视画面所代替?算一算,你陪伴父母的时间有比玩手机、玩电脑的时间多吗?你是否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独自玩着电脑,到了吃饭时间,任凭父母怎么催促都不愿搭理?你反感父母的关心和照顾,认为他们唠叨,认为他们落伍,甚至不可理喻,但你从不反感你的手机和电脑。你对影视剧里的明星高喊着“我爱你”“我支持你”,却对父母惜字如金,乃至说声“谢谢”都是奢侈。

的确,网络科技如此发达,带给我们的生活和工作许多便利。它无处不在。我们离不开它。可我们意识到了没有,当我们生活在网络时代难以自拔的时候,他们,我们的父母,却生活在我们的背后、我们的视线之外。是否有一天,你会非常悔恨自己,恨自己把父母弄丢了。你发现父母的身影离你越来越遥远,变得越来越模糊。曾经渴望的亲情,正逐渐被我们撕裂、淡忘。

这一切的根由,不在手机,不在电脑,也不在网络,而是在我们的心底。我们现在所遭遇的亲情危机,真正的制造者是我们自己。我们不断逃避现实,心甘情愿把自己丢进网络世界里。说句难听的,这叫“自作孽”。

互联网,固然能带给我们很多帮助,甚至也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的友好渠道,但是别忘了,亲情是无法用网络维系的,也不是网络世界能够承载得了的。几通电话、视频聊天,在父母眼里,永远抵不过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。百万钱财、豪华住宅,在父母心底,永远抵不过子女的一生平安。

所以,少玩些游戏、少看点韩剧,让手机和电脑回归到作为工具的角色,多留一点时间给我们的父母和子女,常回家陪他们吃饭,多给他们一些回应。把手机放进裤兜,挽起父母的手,一起走在街头;关掉我们的电脑,走到父母面前,然后拥抱、微笑。不要待到回首时,发现遗落了那片恩情和期望,以致悔恨终生。

从我做起,从现在做起!


延伸阅读

[1] 低头族:是指如今无论何时何地都作“低头看屏幕”状,想通过盯住屏幕的方式,把零碎的时间填满的人。——摘自百度词条
[2] 此事件发生于2016年底,视频中一位操东北口音的快递员因未能给儿子买苹果手机,被其16岁的儿子赶出家门并被逼下跪。经网友证实,该视频真实。
[3] 此事件发生于2015年10月的马来西亚某商场内,消息来自于媒体报道。
[4] 此事件发生于2014年4月4日,经四川成都商报报道后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与此同时,网吧、网络游戏被拖入舆论漩涡,引起人们的“口诛笔伐”。